广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 7

时间:2019-10-29 16:44:25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 7

“她是一只灵魂很强的狐妖,她命中劫数很多,但是成就了她未来的强大。某种意义上说,阿狸其实是不死的。只要她有充足的灵魂能量,她根本不需要监视者的能力完成重生。这一点,你被丽桑卓骗了。”伊莉莎缓缓吐出一个烟圈,“而你,桃花命,一辈子美人缘无数,但是只有一个女人会是你的真爱。老实说吧,你对阿狸的看法是什么,你把她当什么看?”
“我觉得……她……”我竟然有些犹豫。说是男女之间的关系,我对她的确没有那种情愫:如果说是和酒吧女们一样的话,那我怎么会为她如此操心?
“你觉得她只能是朋友。”伊莉莎微笑着。
“也许。”我叹了口气。


“伊泽瑞尔,我没有开玩笑。你必须做出你的抉择,不然你的未来,可是很黑暗的。”伊莉莎的脸开始沉下来。
“对,你说的对,我真的只把她当朋友。”我有些纠结,我占了人家便宜,还没有好好看待过她,“你能预测一下我的未来吗?”
“那是当然。”伊莉莎眯上眼,享受着从远处飘来的清风。
风鼓动了树叶,发出了飒飒的风响。

“你啊……”伊莉莎望着天空,“人生挺平凡的。”
我舒了口气。


“但是你有一场死劫。”伊莉莎微笑着说出让我毛骨悚然的话。
“具体?”我急切的拉着她的手。
“天机不可泄露。”伊莉莎甩开我的手,向凉亭外走去。
我望着茶水,竟然有些发愣。
我……怕死?

“伊……”我向外跑去,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回头一看,凉亭也不见了。

猜猜伊莉莎说的EZ的真爱是谁?
参考如下
阿狸 拉克丝 丽桑卓 金克丝 凯特琳 奈德丽 瑟庄妮 迦娜 安妮 卡西奥佩娅 奥莉安娜 沙拉 娑娜 塔里克【♂】


我回到旅馆,却怎么也睡不着。
我真的不喜欢阿狸吗?
怎么会这样………

好不容易睡着了,没几分钟天亮了。
拉克丝又来看我了,她很关心那只石膏手………
"伊泽哥哥你的脸色很不好啊。"拉克丝担忧的看着我。
"没事。"我整理了一黑龙江癫痫那个医院好点下东西,准备踏上艾欧尼亚的旅途。


"你要走了吗?"拉克丝不舍的看着我。
"恩。"我看着她,有些不忍。我翻动着我背包里所有的东西,在拉克丝的注目下,取出了一个盒子。

"送给你。"我虽然有些心痛,但是看着拉克丝帮了我们这么多忙的份上,我就把它给了拉克丝。
"这是?"拉克丝接过盒子,没有急着打开。
"回家再打开。"我装好所有的东西和拉克丝道了别。
"快点啊!"丽桑卓嚼着冰块,坐在门口的栏杆上,显然她已经不耐烦了。

轮船上。
丽桑卓研究出了爆炒冰块,冰块沙拉,红烧冰块,清蒸冰块等多种菜式……我有点后悔让她睡冰箱了。


是在无聊,我拿出了一本书看。
随手一翻,发现里面有张纸条。

<午夜
刺杀监视者
一次机会
失败,后果自负>
署名是伊丽莎。


我一个战五渣你让我去刺杀丽桑卓?你逗我还是你太看得起我了?
我把纸条揉成团,正准备扔出去的时候,想了想,把它吃了下去。
记得凯特琳给我说过,毁掉重要证据的最佳方法就是吃了他!(论特工的自我修养)
我继续看着那本书,发现被勾画了两个字。

"这就好办了。"
我其实没有相信过丽桑卓。


她太狡猾了。
那个寒冰女皇的指令是一个赝品。
而且她无时不刻的想杀我。
反而伊丽莎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相信她。

要不是占着阿狸的身体……
我皱眉。
凭什么侮辱死者 ?!

又是黑夜。
灯塔在不远处耸立着。


我有点激动。
手中的刀不由得攥紧了一些。
"谁叫你拿刀杀她。"
"伊丽莎?你吓我一跳。"身后那个面带微笑的女人让我吃了一惊。
"你拿刀,不就是伤害了阿狸嘛,我们要做的,是封印丽桑卓的灵魂。"伊丽莎找出一瓶药剂,"喝了它,然后………"
她在我的耳边低语几句。
"我靠!这么没节操?!"


"相信你的水平。"她一脸无所谓。

丽桑卓坐在里屋。
她拿着镜子,镜子里有两张脸。
"丽桑卓,一会你有危险。"阿狸就像被囚禁在了镜子里一般。
"是吗?"丽桑卓冷笑一声,"你这么关心我?"


"不是关心你,我是关心我自己的身体。"阿狸也不给她好脸色看。
"别装了,我可不会随便相信别人。"
"哼。"

"丽桑卓。"我推开里屋的门,却看见她在慌张的收镜子。
"有事?"丽桑卓问到。
"那个,你不是需要灵魂力量嘛………我……"


"那就别忸怩洛阳癫痫医院哪家强?嘛。"丽桑卓轻抚我的脸,她的手异常冰凉。

没关系的……那只是阿狸的脸……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进,我却越发的紧张。
她吻的很深情,一直在索取,让我有点呼吸不过来。

"我料到了你不会相信我。"她放开我,"其实我开始就是在骗你,但是后来……"
丽桑卓竟然笑了,那种从内心发自的微笑。


"我竟然喜欢你了。你很迁就我,不光是因为阿狸。"她笑着哭了,随之嘴边流出了一丝血液,黑色的血液,"你这么讨厌我,所以害我,我就认了吧。"
"你………"我看着她渐渐的衰弱,没有想象中的快感,竟然有些悲伤。

"我早就料到有今天,不过没想到这么快……"丽桑卓的身上开始冒着丝丝的白气,那就是她的灵魂了。
阿狸的躯体,一下子失去了支撑,倒在了地上。
"等等!"我赶紧拿出那个冒牌的寒冰女皇的指令,经过了解,我知道这是丽桑卓的一个挂饰,"伊丽莎!!你在哪儿,我改变主意了!"
门口的女人叹了口气。


伊泽瑞尔,你永远尤柔寡断,这是你最大的弊病。
"好吧。"伊丽莎走了进来,看着那即将消逝的灵魂。

到了艾欧尼亚,我觉得我失去了什么。
我问伊丽莎为什么这么帮助我,他只是笑笑不说话。
而丽桑卓则被封印在了挂饰里,我要完成那个约定(ez说好给她找躯体)。
拉克丝看见了那个礼物应该很高兴,那是我们家传的一件饰品,白色真爱。其物质价值不说,意义自然也是深厚的。


阿狸的身体被伊丽莎处理了,她把镜子给我,告诉我她会想办法复活她,不过是以灵魂体的形式。

伊丽莎就像风,摸不到她的踪迹,看不透她的心思。
说到灵魂,索拉卡比较擅长治愈这一方面(父亲的书籍有所写道),现在她在南部森林,离这个海口很近,于是我准备去找她。

“你好,小姐,你知道索拉卡所在的森林在哪儿?”我拍了拍前面那个紫发女人的肩膀。
“恩,我这里有一份地图。”女人将手中的一张卷轴递给我。
“额,不好吧。”我推就着。


“没事,我的东西只给有需要的人。”女人把卷轴塞进我的怀中。
我无意间瞟到她的手,戴着皮质手套。六月天,即使艾欧尼亚这么四季如春的地方,也是会热的受不了的吧。
“那谢谢了。”我笑着收掉了卷轴。
管他呢,反正世界上的怪人多了去了。

森林中

我走在温热的森林里,看着那个女人给我的地图。
向南走……
南?我抬头一看。


密密麻麻的藤蔓和腐烂的枝丫盖在前面的路口,形成了一堵厚墙。
河南癫痫医院哪家有名: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 />我去,不是被封路了吗。

我摸了摸腰间。
哎呀,金克丝送我的手雷【没印象的可以去前面ez准备去暗影岛那里温习一下】。
我丢!
轰!
热气喷了我一脸……
擦,威力怎么这么大…

“谁啊!要死啊!”
一个愤怒的声音从烟雾里传来。


“哈啊?妹子?”我愣了一下,赶紧跑了过去。
看见了她之后,我……无语了。
“母豹子!”我看着那个黑发的少女,“怎么是你?”
“我?我怎么!倒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女孩揉了揉头。
“我来找索拉卡。话说奈德丽你不是在瘟疫森林吗?”
“这里就是瘟疫森林啊。”奈德丽看向四周,“你不是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吗?怎么迷路了?”
“额……”我不是登陆的艾欧尼亚海口吗?怎么会回到瘟疫森林?

“等等!”奈德丽一下子扑倒了我。


“干什么?”
“别说话。”奈德丽捂住我的嘴。

说起奈德丽,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吓尿了。我采到了有毒蘑菇晕厥过去,虽然是她救了我,但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狮子窝里面,谁不害怕?经过了解,奈德丽还真是一个神奇的女孩子,她小时候随父母来这里探险(看来我们是同行),这里的瘟疫让她的父母双亡,她竟然被一群狮子收养并且独自活了下来。多年的生活让她基因突变,她能在人类和狮子之间变化。


现在的她,听力比我好不知几百倍。那些细致入微的声音,全部汇入了她的耳中。
这也是丛林法则吧。
压在我身上的奈德丽,手中攥紧了长矛,她正聚精会神的盯着草丛外的动静。

我胸口上的柔软触感…………
几天不见又多了一围…………
奈德丽没有注意到面色通红的我。
我去这领口太低了…………
终于我把持不住,带着鼻血晕了过去。
“伊泽瑞尔?伊泽瑞尔你没事吧!”


再次醒来。
“这是哪儿?”我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
“你不是要去见索拉卡吗?我带你去啊。”奈德丽看着我,“我们现在在去艾欧尼亚的船上。”
她身上的兽皮衣服已经换成了一件漆黑的女仆装,很明显她不怎么适应高跟鞋。
“你看什么看?”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穿这种衣服?”
“我不可能裹着兽皮在大街上晃吧!”


我明明去了艾欧尼亚……怎么会被送回了瘟疫森林?
我头一疼。
想起来了……
那个女人在递给我卷轴的时候对我吹了口气。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紫发……皮手套……黑色的图腾……
不对……


那张卷轴上,有一朵黑色的玫瑰!
她是乐芙兰!

该死,被耍了!
可恶的诺克萨斯人。
我越发的不解,为什么黑色玫瑰要这么整我?
难道是诺克萨斯高层盯上我了?

"到了!"奈德丽拉着我走了出去。


"这就是艾欧尼亚?"
街上的人都穿着古朴的衣服,我和奈德丽的西洋装,显得格格不入。
"好守旧哦。"奈德丽小声的嘀咕着。

"师妹,这个你喜不喜欢。"一个黑色忍服的少年拿起摊位上面的一个饰品。
女孩转头一看,是一串金色的钱币。
"不喜欢。"
"那这个呢?"少年拿起一根头巾。


"不喜欢。"
"额,师妹到底喜欢什么?"少年有些尴尬。
"喜欢你。"

"啊……"少年有些猝不及防,脸竟然红了起来。
"骗你的。"女孩叹了口气。

"哇,那个男生好帅!"奈德丽在一边发着花痴。


"我们是来问路的……"我无奈的扶额道。
"好吧。"奈德丽幽怨的看了一下我。

"那个,请问南部森林怎么走?"我很友好的问那个女孩子。
"不知道。"女孩看都不看我一眼。
"你去南部森林干什么啊?"那个少年到是很有耐心。
"找索拉卡。"
"她已经不在南部森林了啊。"


"什么?"

"没什么事就走了吧。"少年好像有点反感我占用了他和女孩的独处时光,我很识相的牵着奈德丽走开了。
"等等嘛。"奈德丽拉住我,"看到他们身后的标志没。"
"啊?怎么了?"我不解道。
"笨啊,那是均衡教派的标志!"奈德丽拍了一下我的头,"他们也许有办法!"
(解释一下,ez和奈德丽说过他现在的情况,由于我是想到哪儿写道哪儿,所以bug很多见谅)

"两位留步啊!"趁他们没走远,我赶紧喊到。


"又怎么了。"女孩很不友好的转过头,怒视着我。
"请问你们是均衡教派的人吧?"我还是觉得那个少年和蔼可亲一些。
"是的,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少年还是心平气和的说道。
"那个,我是探险家伊泽瑞尔,我想见见你们长老。"我赶紧掏出了证件。
"家父?"少年想了想,然后笑着答,"好吧,我带你去。"

"你就这么随便带人?"女孩有些不满。
"没事,有父亲在。"


一路上,奈德丽不停地和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聊天。准确的说,是在和那个少年聊天。隐约之间我也听到了一些讯息。那个少年叫劫,是均衡教派的三弟子,女孩叫阿卡丽,是均衡教派中最小的师妹。看起来阿卡丽很仇视我,目测她对我印象不好。我也不喜欢这类冷冰冰的女生,感觉很装。
劫面对奈德丽倒是有些紧张,也许是奈德丽太过于热情了一些。
总的说来,艾欧尼亚十分拘谨,在他们的攀谈之中,劫说话非常讲究礼节,奈德丽则十分开放。
看来这真是文化之间鲜明的对比。


均衡教派。
“哇!这里好漂亮!好大的道馆,还有竹林!”奈德丽兴奋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手还很不老实的勾搭在劫的肩上。
阿卡丽瞟了一眼奈德丽的衣服,嘟囔了一句“真暴露”。
“哥?”劫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那人转过来,扫视着我们。看见奈德丽的时候,微微皱眉,“劫,你干什么?”
“他们找父亲有事……”劫有些无辜的看着搂着他的奈德丽,“那个……他……我的兄长,慎。”
“哇塞都这么帅……不愧是一条血脉!”奈德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慎好像有些反感。
“蠢货人类,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奈德丽转过头,左右看都没有看见人。
“这儿!”


奈德丽向下一看。

“好可爱!”
一个紫色忍服的矮个子狸猫正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哇,约德尔人吗?”奈德丽推开一脸无奈的劫,兴奋的抱起比她矮不只一倍的忍者。
“我不是约德尔人!”小个子忍者挣扎着。
“那你就是皮卡丘!”奈德丽像个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我是凯南!!!”小个子忍者气红了脸。


“我不管!”奈德丽一把把凯南扔了出去,“上吧皮卡丘!没错就是你了!”

“没教养!”阿卡丽忍不住了,轻点地板,身体借力跃起,一下接住了凯南。
“你把这称作教养?”奈德丽挑衅般的勾了勾下巴。
“哼!”阿卡丽身形一动,越到了奈德丽的身后,镰刀架在奈德丽的脖颈上,“给我闭嘴!”
“小姐别!奈德丽你干什么啊!”我赶紧跑过去。
“别过来!”奈德丽横了我一眼,一记肘击打向阿卡丽小腹,“我讨厌这面瘫女!”

“师妹等等!”劫还没有来得及阻止,阿卡丽就动手了。


【奥义!绯叶!】
镰刀擦过奈德丽的脸颊。
【奥义!散华!】
阿卡丽熟练的挥动着她手上的镰刀。奈德丽抓住阿卡丽的手腕,向身后一带。
“野生生物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奈德丽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头美洲狮。

【挥击】
阿卡丽向后退了一步,奈德丽尖利的爪子抓破了阿卡丽的衣服,但是没有伤到阿卡丽的身体。
【奥义!散华!】
阿卡丽回击。但是奈德丽也躲过去了。
“挺灵活的。”阿卡丽嘲讽道。
“比你灵活多了!”
【猛扑】
阿卡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奈德丽按倒了。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