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17

时间:2019-10-29 16:34:17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17

  当然,我这种情况,必须是我的兄弟占着理的,如果不占理,那种人我是不会管的,而且我严令下去,所有的兄弟不许为了那种人而出手,自己仗着有人撑腰就去闹事,那他被打也是活该。
  不过令我奇怪的是,之前王萧说的孙星辰,在这段时间倒是乖乖的什么都没做,他的小弟,也一个个的很安分。
  除了这些就是陪着叶蓓蓓了,我们像是一对真正的情侣一般,在学校里散步,约会,她会在她觉得我热的时候,给我买来水送了过来。
  而每天放学之后,我也会在她们的班级门口等着她,送她一起回家,可以说所有小情侣有的,我们现在全部都有了,叶蓓蓓说,她每次看到我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而娜娜那边,也许是出于我们彼此都刻意,的回避吧,从那天吃完饭之后,我没有在见到过她。
  可以说,应了那句网上传的很火的话吧,我和她最大的默契,就是我不理她,她也不理我。
  时间悠哉悠哉的就过去了,几天后,分班的结果下来了,王萧最终还是没有抵抗住家里的压力,去了文科,胖子和潘晓他们也如愿以偿的分在了文科班,而且似乎是私下里,不知道谁去找关系了吧,胖子和王萧他们还是同一个班,这倒是让他们开心不少。
  而我,胡家辉,围棋,旭天阳和我,则都来到了我们原来的七班,是由我们班主任的带着的。
  今天不但是我们高二分好班,而且是高一的那帮新生刚刚开始军训的时候,一个个都穿着军训服,一脸兴奋的样子,应该都是在憧憬以后美好的高中生活吧。
  当然在他们这个年纪,对于高中的那种朦胧的爱恋,也是相当的期待的,大概每个男生,都希望能够,找一个女孩子来幸幸福福的度过这段高中时光吧。
  当然期待着高一女孩子们的,不止是这些高一的小男生,还有一群饥饿的学长……
  午后,我和王萧、胡家辉,还有费鹏,当然还有周明他们几个,我们几个站在操场上,看着那些穿着军训服的衣服,用王萧的话来说,我们是来替费鹏和胡家辉他们找个高一的小MM做女朋友的,所以勉为其难的陪他们来看看,这是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表现。
左乙拉西的功效与作用有哪些tyle="f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而现在在军训的时候,一个个穿着军训服,不像平时都靠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来打扮出来的,而且女孩子本来就骄纵,现在军训,她们一个个每天累的要死要活的,是没有那种精力再去化妆的,也就是现在,是最能看出来,女孩子是不是漂亮的。
  看着过来过去的人群,王萧对那几个家伙说,“快快快,有看上哪个了的没,有看上的就赶紧下手,下手晚了就没了。”
  听到王萧的话,我笑着问他道,“你别光想着别人,今天好不容易下来了,你不想找一个啊。”
  王萧白了我一眼,“找你妹啊,我家欣然你也是知道的,那完全是母老虎一个,每天把我看的紧紧地,就今天这还是我偷空跑出来的。”
  “我现在高二,这些高一的都比我小,都算是我妹,你看上哪个了,我给你介绍?至于欣然……,我不说,你不说,他们不说,有谁能知道”我眉毛一挑对王萧说道。
  听到我说不告诉张欣然,王萧脸上露出了,我认为是相当猥琐的笑容。“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啊,看上那个美女了,”顺着王萧的手指了过去,我看到一个长得相当清纯的女孩子,正在我们不远处,坐在草坪上休息着。
  “额……”我看了一眼那个女生,确实单论容貌而言,那个女孩子确实长得不错,而且很有气质,即使穿着军训服,也能在这一堆人中脱颖而出。
  从她身边围着的一群男生就能看出来。
  “你敢不敢去上去把电话号要了过来。”王萧对我笑道,一脸的淫荡样。
  “这个嘛,好说,为了兄弟嘛。”我说完想了一下,然后在我们一伙人中看了一遍,所有的人,看到我的目光都急忙摇摇头,或者装作看向别处。
  这里面只有两个人,还单纯的看着我,一个是旭天阳,另一个是围棋,在他们两个人中,我考虑了一下,最终把眼睛锁定到了围棋的身上,有人问,为什么不选旭天阳,开玩笑,就旭天阳那身高,我估计都了过去,就能把那个妹子给吓坏了。

  “围棋,那个,七哥交给你一个任务怎么样。”我冲围棋努力做出了一个善良而又亲切的笑容。
  “七哥,我,我不行的。”围棋显然是知道我,听到我的话头摇的像个博浪锤一样。
  “谁说你不行 ,我说行,你就是行。”我的面色一沉,装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好吧,七哥,我试试。”围棋比较老实,看到我的样子,以为我生气了,咬咬牙,从了我。
  就当是锻炼一下围棋吧,因为围棋一直说要和我混,但是那种真正危险的事情,比如打架什么的,是绝对不让他碰的,围棋本来就不善于打架,他如果上了,那遇到了危险,我该罪过了。
  围棋有一点,他的面子太薄了,要想成功的在某个地方立足,不管是在学校也好,还是将来进入社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脸皮厚,而和女孩子,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说话的时候,是最能考验这一点的,所以我让围棋过去。
  看着围棋向那个女孩子走了过去,我们几个人都笑着看着他,我自然不会以为王萧是真的看上那个女生了,他对张欣然的爱,我丝毫不怀疑,而今天的这件事情,其实说白了,只是我们无聊玩的一个游戏而已。
  “你猜围棋能把女孩子的名字问来么?”王萧笑着说。
  “我看悬。”胡家辉听到王萧的话,撇了一下嘴说。
  “切,就一个名字啊,我猜围棋最起码能把手机号要来。”我白了王萧一眼,围棋是我的兄弟,对于这件事,不管结局怎么样,我肯定是要顶他到头的。
  周明则在一旁叹息到,“没想到围棋那小子还真去了,唉,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啊,现在能光明正大的上去和他说话,早知道刚刚我主动说话了。”
  潘晓也插嘴道,“其实,在我们宿舍的几个人里,围棋是桃花运最旺盛的,你看,他现在和那个女孩子说的正开心呢。”
  听了潘晓的话,我转过头去一看,果然,那个女孩子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围棋,而围棋也很开心的对她说着什么。
  “等等,情况有些不妙……”我突然发现,围棋在不知不觉中,就被那个女孩子原本跟前的人,包围在了中间,这帮小子,看这状况是不对啊。
  我看了一眼王萧,他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在看着我,我冲王萧点点头,然后站起来拍了一下屁股上的土,“走,上去会会这帮高一的新生。”
  他们这明显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在化中,敢碰我兄弟的人,我还真的没见过呢。
  随着我站了起来,王萧他们也都跟着我,甚至胡家辉那小子还说,“好久没亲自动过手了,我的手都痒痒了,正好遇见这帮小崽子。”
  他们大概距离我们也就是五十米左右吧,站了起来我们走过去的时候,我发现围棋已经开始被一个小子假装不小心推了一下,然后那个小子冲围棋吼道,“操,你特么的干嘛呢,敢撞我?”
  而此刻之前的那个女生,则还在那里巧笑嫣然的看着场中,眼神里居然没有一丝丝的惧色,反而有几分期待,而她现在的充当的角色,就是在这里看着接下来会发生的好戏。
  看着她的表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刚她应该是故意和围棋说话,表现出来很亲近的样子,为的就是现在的这个情况。
  果然是红颜祸水啊。

  如果我现在再不出手的话,大概围棋就真的该被打了,我向前走了两步,旭天阳忠实的跟在我的身后,“这里在干什么呢,好热闹啊。”我大声的说了一句。
  而我的这句话说出来,也是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几个本来想对付围棋的小子,看到我们来了这么多人,也是停了下来看着我们。
  但是不清楚我们的来意,他们也都没有说话。
  “哥几个,这是在干啥呢。”我走了过去,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很快的,就把目光锁定在了一个小子身上,虽然他是站在人群靠后的位置上,但是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一份淡定和从容,当然,还有他这个年纪所掩盖具有的年少嚣张。
  而且,自从我们来了之后,其他人的目光或多或少的都偷偷的看向他,这小子,明显是这边人中的头领。
  他看着我发现了他,也不在掩饰,而是直接走出来人群,冲我笑道,“朋友,你们这是?”
  “我们,本来是在旁边坐着的,当然,顺带的看看美女,”我说到看美女的时候,把眼神瞄向了刚刚围棋去搭讪的那个女生。
  她看到我的目光,瞪了我一下,然后转头看向远处。
  “哦,是这样啊。”他听到我的话,笑了一下,“哥们,是这样的,这里有人调戏我女朋友了,所以我打算给他长点记性,当然,这位朋友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留在这里看着。”
  之前就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他给我一种很讨厌的感觉,但是我抓不住究竟是哪种感觉,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他给我的这种感觉,就是当初涂思豪在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拿出钱来,说让我离开娜娜的那种感觉一样。
  只是他的眼睛里,比涂思豪少了一份成熟,而多了一份嚣张,对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生,我产生了一种厌恶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啊,在办事啊,恩,其实呢……”我说了一半看着他,他也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我接着说道,“其实我是来闹事的。”
  “闹事?哈哈。”他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几秒钟,他重新沉下脸来,“我没听错吧,你是来闹事的?”
鹤壁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color:#e5e5e5;" />  “是的,你说的没错。”
  “闹事,我上了这么多年学,还真没有敢和我来闹事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中充满了桀骜不驯,他冷冷的盯着我,“想要闹事的话,好像你有点不够格啊。”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看到他不漏声色的挥了一下手,在这附近原本军训的一些小子,都站了起来,冲我们走来。现在应该是他们军训期间的大休息,那些人,本来是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的。
  我粗略的扫了一眼,这是这片刻之间,站起来往过来走的人,就大概能有二十来个吧,能在这刚刚军训的第一天,就一下号召来二十个人,这小子,看来是来头不小,真的有他的过人之处。
  不过,也才是二十来个人么,呵呵,这点人,还不放在我的眼里,当初和三中的那帮小子打架的时候,刨除大鑫他带来的人,我也最起码从学校教叫去了将近一百来号人呢。
  “小子,现在还想闹事么?”他看到他的人过来了,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就连口气也硬了很多,对我的称呼也变成了小子。

  “闹,怎么不闹。”我冲他咧嘴一笑,我身边的王萧、旭天阳他们也没有一点点害怕的站在我的身后,甚至旭天阳还捏了一下拳头,发出嘎嘣的声音。
  而此时旁边的那个女孩脸上也微微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似乎是没有想到,我们几个人,面对对方的这么多人,局然都神态自若,没有一点点的惧色。
  “那你说,你们想要怎么闹事。”这小子眼神中划过一些不满,似乎是对于我们现在这种态度而感觉到不满,在他的心里,我们现在应该是一个个害怕的跪地求饶,求他宽容才是他心中想要的。
  “很简单啊,里面那个是我朋友,我要带着他,毫发无损的走。”我冲着那小子说道。
  “毫发无损,哼,好大的口气,我看看你们怎么毫发无损的带走他。”他冷哼了一声,然后就直接转身,向围棋走去,而到围棋面前的时候,抬起手掌,看他的样子,居然是想向围棋一巴掌扇了过去。
  当着他的面,如果围棋还被扇了那我的面子何在。不用我说,旭天阳早就两三步的向前冲了过去,我相信在他的手下去之前,旭天阳完全可以阻止他。
  可是让我觉得惊讶的是,旭天阳还没有动手,先动手的居然是围棋,围棋先是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这小子的肚子上,然后趁着那么那边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三步两步的跑了过来。
  围棋的身手其实并不好,甚至他那体格,比普通人还差点,那家伙明显大意了,他没想到,围棋看上去这么老实的人,居然也敢先动手,他措手不及的,被围棋狠狠的踢在肚子上,惨叫一声,蹲了下去。
  “七哥……,嘿嘿。”围棋跑在我身边笑了一下,“我圆满完成任务了哦,我可是不但把名字,还有手机号,QQ号这些全部都要了过来了哦”。
  看着围棋得意的样子,我对他笑道,“恩,很厉害,刚刚没受委屈吧。”
  “没有,那个女孩子人蛮好的,长得漂亮,还没有架子,我过来就和我说话呢,然后他身边的那些男的似乎是喜欢她的,然后刚刚想对我动手,你们就过来了。”
郑州癫痫病发作护理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没受委屈这就好。”我点点头,然后看着场中的情景。
  其实我和那小子没什么冤仇,只是因为今天开个玩笑,让围棋过来搭讪一个小姑娘,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啊,那个女生又不是他家的,而且是那个女生愿意和围棋说话的,围棋也没强迫她。
  而这个小子居然就要打围棋,我不是向美国那种世界警察,在我们学校也没有搞专独,而是他现在已经危害到了我兄弟的身上,我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那小子被围棋给打了,他身后的那些小弟愣了一下,就想要冲了上来,可是旭天阳站在最前面。那些人看着旭天阳那两米多高的个子,还有一脸的狰狞,愣是没有一个人敢跑过来的。
  旭天阳这家伙,战力虽然也不错,不过在现在他最大的卖点不是动手,而是唬人,他一个人的威慑力,显然要比我和王萧他们合起来的还要大。
  不过我知道,虽然现在他们没有上,但是不代表他们能够就此罢休。
  其实今天说是来闹事的,也只是我开的一个玩笑,如果这个小子就此罢手,我也自然不会找他麻烦,可是我看的出,刚刚那个小子,明显是个有仇必报的主,在这么多人的面,被围棋一脚踹了肚子,他肯定咽不下这口气。。
  其他人七手八脚的,把那小子扶了起来之后,果然,我在那个家伙的眼中看到了愤怒的目光,他冲我们吼道,“我特么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你们已经激怒我了,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他冲我们吼完,又向旁边的人喊道,“还都特么愣着干嘛,我们这么多人怕什么,上,把那两个小子给我收拾了。”
  随着那小子的这句话说完之后,他身边的几个家伙,相互看了几眼,终于忍不住了,咬咬牙喊了一声,“都一起上,操。”
  说完后,就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而随着他们的带头,对面也有了气势,一时间癫痫是咋么引起的所有的人都一起冲了过来。
  看他们这阵势,也是相当的吓人。
  看来,又是要一场混战了,似乎,我也好久没动手了呢。

  不用我说,他们的人动了,我们这边的人也丝毫不逊色,旭天阳一马当前,上去直接搂住两个人的脖子,然后直接把他们拎了起来,然后丢向远处,然后回头一拳,直接打倒刚刚一直在后面扯着他衣服的小子胸口,那小子惨叫了一声。
  而其他人也不慢,胡家辉那家伙之前就说手痒了,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平台来显示自己的威猛,自然毫不留情,他的手段本来就不弱,此时倒是也颇具威风。
  最让我吃惊的是王萧那家伙,才一个假期不见,他的身手居然越发犀利了,王萧在场中,居然如同无人之境一般,只是轻描淡写的就打倒了两、三个人。
  我们虽然人少,但是可以说一个个都是精英,都是无数次打架积累过来的,我和王萧更是都曾经练过一段时间的武术,对面本来就二十多个人,这才一个照面,就被我们给放倒了一大片。
  周明和潘晓两个人本来是看着人多,想要撒腿就退的,可是看到我们都这么勇猛,很轻易的占据了上风,也不在后退,反而向前冲去。
  周明上前抓住离他最近的一个小子,从那小子脖子勒住,而那个小子也反手扣着周明的脖子,此刻他们俩不像是在打架,更像是一对恋人,在亲密的抱在一起,当然,这对恋人是一对好基友。
  但是也许是由于周明的体重和力气都比对方大吧,那个小子明显的落了下风,整个脸被憋着通红,看样子连气都上不来了。
  接着潘晓也毫不示弱,跳向前去,直接奔着他的脸就是一拳,那个家伙也很可怜,本来是看着场中的人都太厉害,想挑个软柿子捏的,所以才把目光看向了准备要跑的周明和围棋,但是没想到,这两个人也这么厉害,不,应该用卑鄙来说更适合,特么的其他人都是一个顶住好几个,而周明和潘晓两个人则是二打一。
  被潘晓打了一拳之后,这小子脸上顿时鲜血直流,而这还不算什么,周明感觉到他搂着自己的脖子松了一点,顺势就把他按了下去,接着狠狠的一膝盖顶在那个小子的肚子上,他就像虾米一样弯了腰。
  “呸,周明,你下手真狠。”潘晓对周明说道。
  “你刚刚那一拳也不轻啊,还说我。”周明不服气的说道。
  “我哪有,我刚刚那一拳还不是看你打不过他,帮你呢。”潘晓在那反驳道。
  “切,劳资会打不过他。”周明说着还冲着地上躺着的那个家伙踹了几脚,然后对着潘晓说,“就算你不来,解决他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而自始至终,我站在原地,一动都没动,或者应该说是我没来的及出手,我们这边的这些家伙,分明是看到对方一动,就主动的冲了上去,不说王萧和旭天阳他们两个变态的身手了,就单单胡家辉,也是至少四五十个人的老大,如果没点真本事的话,他怎么可能服人。
  对方都只是高一的学生,被打倒了几个人之后,立刻就没了士气,一个个看着那些倒下呻吟的人,都不敢继续往前走了,脚下都随着我们这边人往前的脚步,而后退起来。
  看着战局结束了之后,我才笑了一下走了上去,示意他们先停了下来,然后盯着那个一直只是在那站着看着的高一小子,然后对他问道,“怎么样,现在觉得我们有能力了么?”
  “你,你想干嘛。”
  “我没想干嘛啊,我就是想把我哥们给安全带了回去而已,我刚刚说过的。”我冲那个小子说道。
  “好,你们厉害,我今天认栽,不过你们别得意的太早,就这几天,我会在去找你的,你给我等着。”他冲我说道。
  “好,这是你说的,那我等你,来高二七班找我。”我这脾气又上来了,自报家门,都吃过好几次亏了,可是一直都改不了。
  “好!”
  “没事了,那我们可以走了吧?”我说完不等他回答,而是直接转头对大家说道,“咱们走吧”。
  “那个女孩……”听到我说要走了,围棋对我指着刚刚和她说话的女孩子,吞吞吐吐的,我看到她的这个样子,对他点点头,转头我看到王萧他们也一脸笑意的看着围棋。
  看来围棋这小子是动春心了啊,不过,那个女孩倒是长得真的不错,配围棋,勉强够格吧。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