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医养生 >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12

时间:2019-10-29 14:56:58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12

第十三章 流光溢彩

这几天勒布朗一直在做一个梦。

梦中的女人披散着红色的长发,银白色的锁链一圈一圈的嵌入女人的肉体之中。血液在锁链上凝结,干涸的只剩下斑驳的痕迹。她被捆在通红的柱子上,脸庞因为愤怒而扭曲。烧焦的味道钻入勒布朗的鼻腔,女人脚下突然升起了火焰,她发出了痛苦的惨叫。一阵狂风吹来,火焰被助长,火舌爬上了女人的脸颊,她的头发在风中狂舞,勒布朗渐渐听清她在喊什么了,她没有呼救或者痛哭,她竟然是在唱歌!

<火焰吞噬了黑色的星空>

<天使的利刃斩开了未来的黎明>

<那英姿的身影挥动着金色的翅翼>

<一切的背叛将被神明诅咒>

<白色的月光金色的太阳>

<那是我们向往的伟大的权力>

<那卑鄙的下贱的欺诈者偷走了它>

<但是我们将对她处以极刑!>

"别唱了,求求你别唱了啊!"梦中的自己竟然跌坐在了地上,瑟瑟发抖。火星溅在了她的腿上,但是她全然不知。

"我·要·报·仇!"女人在火焰中列出一个可怕的笑容,在火焰中灰飞湮灭。


<诺克萨斯·第二区·杜克卡奥家宅第>

"我又不是故意的……"迦娜瘪嘴,"对不起嘛,我让锐雯被抓了……"

"你看清是谁了吗?"泰隆没有管她的道歉,他的眉头紧皱。

"看不清啦……"迦娜俏皮的笑了一下,但是泰隆用手紧紧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撒谎。"泰隆的眼睛红得滴血,他死死的掐住迦娜,她的脸因为缺氧而紫红,双手无力的搭在匀称的身体两侧,这个冷血的家伙可不在意死一个人。他的人头就是靠着身下的尸体累计起来的,刀刃已经模糊了每个人的血液。他把快要憋死的迦娜扔在地上,后者摸着脖子猛烈的咳嗽,上面的红印铮然骇人。"你最好把你看到的都说出来。"泰隆抽出纸巾,擦拭着自己的手。他剧烈的喘息,好平复自己的心情。

"真是无情无义啊,混蛋。"迦娜笑骂,她坐在地上,白色的长裙散成美丽的花。

"快说。&癫痫发作意识丧失怎么办quot;泰隆有些不耐烦。

"我只看见了紫色的法袍从眼前一闪而过,什么都不知道。"迦娜摊手,表示自己的无奈,"太快了,根本看不见。"

"你的意思是……"泰隆接了一杯温水,冒着腾腾热气,他吹了一口,小口喝着。

"喜闻乐见黑色玫瑰咯。"迦娜伸了一个懒腰,脖子光滑如初,"睡个觉,陪了你这么久,让不让人休息了,态度还这么恶劣。"


泰隆懒得理她,推开里屋的门进去。

床上的少女面色红润,呼吸匀称。姣好的身材裹在白色的被单里,她的睫毛微微抖动着。一副典型的东方人面孔让泰隆感到赏心悦目,他在诺克萨斯看见的都是身材火辣的漂亮女郎,站在红光的交织处挥着手拉客,但是这种清秀的女人他还没有见过。上次见到她的时候,自己忙着用刀切开她,没心情观察这个女人漂不漂亮,只关心好不好下刀。现在看来,这个女孩子还不错。

泰隆抽了一把凳子,坐在床边。

他可不是等着艾瑞丽娅慢慢活过来然后照顾她的,他只想问问关于锐雯的一切。

"呜……"艾瑞丽娅眉头紧皱,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渐渐的,她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泰隆,不明所以。

"大队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泰隆表现的异常温和,至少没有冷着脸架着刀问她。

艾瑞丽娅却向后退了退,泰隆认为那是普遍艾欧尼亚人对外的抗拒性,他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温和一些:"请问你记得锐雯吗?"

艾瑞丽娅把枕头拉在胸前,抱紧了它。眼睛里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你……"

她的目光有些茫然。


"你叫艾瑞尼娅。"泰隆提醒道。

"娅娅……"她的眼睛湿润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呜哇哇哇……这里是哪儿啊……你又是什么怪叔叔啊……啊啊……"她抱紧了怀中的枕头,身体尽力的向角落缩去。

这不对啊……

大队长崩坏了?!

泰隆嘴角抽搐。

"«天才刀锋美少女武艺高强竟因不会穿跟鞋滑倒摔成痴呆儿»。"迦娜靠在墙边,小吮红酒,"我又有新闻题材了。"

"莫名喜感。"泰隆恼火的回了一句,好不容易就要找到锐雯了,突然爆炸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熟人了,这女人竟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然失忆了,你在逗我!

"泰……隆……"艾瑞丽娅停止了哭泣,呆萌的看着泰隆胸前的牌子。诺克萨斯的军官都会在胸口佩戴这种表明身份的东西,所以泰隆在暗杀以外的时间都会佩戴这个牌子。很明显,艾瑞丽娅对这个来了兴趣。

"隆……"艾瑞丽娅一下子扑上去,抱住了泰隆的胳膊,全然不顾自己只穿了内衣,"隆叔!"

我……我什么时候成叔叔了!泰隆气得吐血,却怎么也甩不掉这个黏人的少女。

"混蛋!"

泰隆立刻转头,艾瑞丽娅也停止了欢笑,打量着面前的红发少女。她的阴冷让艾瑞丽娅害怕的向泰隆的怀里钻了钻,这使少女更加生气。

"你这是什么意思,在克卡奥家里干这样恶心的事情!去死吧混蛋!"少女的眼眶泛着泪水,她回头跑去。

"卡特小姐听我解释!"泰隆甘肃有几家癫痫医院想起身追回大小姐,但是怀中的内衣女孩紧紧抱住他不让他离开,眨巴着眼睛就像买萌。

"娅娅怕怕……"

泰隆仰天怒吼:"我头都大了!"


<巫毒之地·瘟疫池澡·废墟>

"唉……"

伊泽瑞尔行走在废墟之间,身边的湖水恶心的让人作呕。无数具尸体浮上来,和灰色秩序的阳光明媚形成鲜明的对比。浓稠的液泡爆炸,散发出异常刺鼻的味道。伊泽瑞尔围着围巾想要隔离这些东西,但也是杯水车薪。

"好恶心啊。"黑色的影子走在他的身边,看起来个头很矮,就像小孩子一样。他牵着伊泽瑞尔的手,捏住鼻子。

"说实话,这样的你好多了,至少没那么残忍。"伊泽瑞尔摸摸影子的头,"你不是可以飘起来吗?"

"对啊,但是我想和你走走。"影子笑了笑,"你和我哥哥一样,我很喜欢。"

"你是不是被阿卡丽气得性取向都改变了,劫你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伊泽瑞尔蹲下来,捏了捏他的脸。

上次的生死大战,劫没想到他注入伊泽瑞尔体内的那股能量,其实是他的真我本性。脆弱的孩子需要哥哥的保护,黑暗的外表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躯壳。能量凝实成了人形,保留下了六年以前的性格。

"你是变相承认自己是gay?你可是我的哥哥。"劫微笑,笑得十分灿烂,"那么废的你,还被人威胁呢!"

[惨叫声划破天空,安妮的火焰直接打在了伊泽瑞尔身上。

阿莫琳赶紧给伊泽瑞尔敷药,火焰烧焦了他手臂的皮肤。


伊泽瑞尔却没有管那些,两眼无神:"拉克丝……我再也救不了了……"

"不。"格雷戈里扶了扶他的眼镜,优雅得像一个绅士,"我知道拉克丝在哪。"

伊泽瑞尔被阿莫琳死死按住,眼睛里是急切的流露。

"leblan。"

伊泽瑞尔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又是她!上次想害我这次为什么要抓拉克丝?有什么冲自己来啊!对女孩子下手!

格雷戈里好像看破了他的心思一般,继续道:"勒布朗掌握着权利的钥匙,这东西是世界的秘密。"格雷戈里深吸一口气,让心情平复一下,"你虽然不用知道这玩意是来干什么的,但是我只想告诉你,勒布朗的献祭仪式需要光明的力量……也就是说,拉克丝是祭品之一。"

"什么……"伊泽瑞尔瘫软了下去,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阿莫琳扶住了他。癫痫病人的平均寿命大概是多少>

"不过不要担心,献祭仪式是在五天后"阿莫琳的手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能量运输进伊泽瑞尔的四肢百骸,紧绷的神经马上放松下来,"我已经把离开这里的路线和勒布朗地宫的住址给你了,自己看着办。"


"最后一个问题。"

格雷戈里点头。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伊泽瑞尔有些有气无力,"为什么那么多人对我虎视眈眈?"

"因为你的父亲,曾经是<权利>的守护者,你拥有他的能力,具体的我不能告诉你了,这是禁忌。"格雷戈里道,"请帮我找到两块石头,一块带着月色的光辉,一块带着太阳的赤诚,这是世界的钥匙,为了和平,拜托了。"

魔法阵在伊泽瑞尔的脚下升起,缓慢旋转。这是一个传送序列,巨大的撕扯力堪比瑞兹那个疯子的法阵。

"这个给你,强化版黑暗巫毒魔法,希望有用。"阿莫琳把一个黑色的卷轴丢给伊泽瑞尔,"对了,补充一句这个绝对没有副作用~"

谁信!]

一阵阴风吹来,伊泽瑞尔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一种奇异的感觉涌遍全身,莫名熟悉。

"你·好·啊~"

随着妩媚的声音而来的竟然是猛然的魔法印记!


"好你个头,去死吧!"伊泽瑞尔愤怒的转身,抓住勒布朗的藕臂,猛然后拉。勒布朗冷哼一声,左手的锁链随着光芒炸出,伊泽瑞尔侧身,金色的锁链呼啦啦的挂下一大块血淋淋的肉。同时,伊泽瑞尔一掌拍中勒布朗的心口,她被震得吐出一口鲜血。二段诡影迷踪发动,勒布朗迅速消失,再次出现在了一个不远的印记上。

"一点也不绅士……"勒布朗惨白的联手绽放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好像胜利就属于她了一般。法杖上的晶石的光芒大盛,看来她比以前又强了不少。

但是伊泽瑞尔,同样很强,况且勒布朗的领域对他无效!

"女人要抓住才好!"伊泽瑞尔发动奥术跃迁,跳到勒布朗身边。背后模糊的血肉掉下碎块,触目惊心。

"哼,这种不听话的男人,要捆绑住才好!"勒布朗面色狰狞,她再次甩出一条锁链,这次的锁链散发着黑暗气息!速度之快,以至于来不及躲闪。毒蛇一般的锁链刺入伊泽瑞尔的小腿,但后者没有躲闪,没有皱眉,甚至冷静的抬手反击,滚烫的<秘术射击>打在勒布朗如花的脸上,她发出惨烈的叫声。

"你要杀我,我也要你死!"伊泽瑞尔红着眼睛,连打三发。勒布朗吃痛,只得放开伊泽瑞尔迅速后退,脸上渗出丝丝白气。

这小子怎么变得那么狠!勒布朗异常吃惊,这还是半年前在艾欧尼亚布朗镇上面遇到的那个文弱少年吗?那时的他,只知道向后逃跑,她玩着永无止境的追逐游戏。当年狠狠碾压的感觉,去哪儿了?!

"把拉克丝还给我!"伊泽瑞尔的魔法弓极力张开,一道迅捷的光芒涌动到勒布朗的面前。两人虽然都不能使用领域,但是这种魔法涌动也让人叹为观止!

"守护者的孩子,不能活下,我伟大的意志怎么能止步于此!"勒布朗的眼中流出滚烫的泪水,在原本被奥术烧焦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精准弹幕>!

<黑色爆破>!

两个需要大量吟唱时间的魔法,在两人的手中直接爆出,黑色的光芒和金色的弹幕猛烈碰撞,反作用力把两人掀翻。尸池中的浑水被搅动,喷射出了巨大的腐蚀气息。

"和我斗,你还嫩了。"勒布朗捂住伤口,扯出一个笑容。"在我的领域里,你的黑暗巫毒魔法可用不出来啊!"

伊泽瑞尔倒在腐尸之间,身上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他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眼睛死死的盯住手臂脱臼的勒布朗。

"探险笔记在哪?"勒布朗一瘸一拐的走过去。

"什么探险笔记?"伊泽瑞尔坐直,脸上流露出不解。

"那你就没必要活了,你比你的父亲弱了不止十倍!"勒布朗幻化出一柄刀刃,猛然插入伊泽瑞尔的心脏,一道黑光爆发,劫徒手握住了勒布朗的刀刃。

"所谓影流之主就是这样背叛盟友?"勒布朗挑眉,剑刃上传来蓬勃的能量。

"不许伤害哥哥。"劫握碎刀刃,白净的脸上爬上图腾。双手节印,逼得勒布朗后退。影卫从四面八方袭来,勒布朗同时分身,两个紫袍女人向着不同的方向施展诡影迷踪,黑色的影子分成两批,分别追去。刀刃划下的一瞬间,两个女人同时施展二段诡影迷踪回到原点,融合在一起,光球迅速打向伊泽瑞尔。

"混蛋!"劫深知自己因为灵魂分裂力量变弱,根本打不过即使是在重伤状态下的勒布朗,但是这样也太浪太嚣张了吧!

一道火光如同离弦之箭迅速打击过来,速度如同光线的刺入!火焰的席卷燃烧了所有的尸体,热能竟然融化了勒布朗的魔法!红光的源头的能量紊乱不堪,红光中冲出一个九尾的狐仙,带着流光溢彩,和无上的狐族自信,飞身越来。

"阿狸!"


伊泽瑞尔不顾疼痛,大声呼喊,天上带着女王气息的那个仙子,就是自己一年未见的阿狸啊!

她面色冷漠的走到伊泽瑞尔的面前,她的眼睛闪着炽热的光芒,但又十分虚无。黑中泛红的头发搭在肩头,火红的尾巴就像要燃烧起来似的。白皙的大腿被火光印照得粉红,火焰噼啪作响,短裙随风鼓动。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只是那对阴冷的眼睛一直盯着勒布朗。

"狐族的大小姐,你也要与我为敌吗?"勒布朗脸上虽然挂着笑意,但是心中打着算盘,全盛状态她根本不用担心这几只臭虫,但是现在不得不让步。

"不。"阿狸冷笑,手上的指甲锋利得削铁如泥,"伤害我爱的人,我会让她死的很难看!"

"你们可没机会抓到我啊!"

阿狸静静的等着勒布朗化作尘埃,身上的火焰退去,露出了原本清秀的模样,双眸变得清明。

她的背影很美,美得让人心碎。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