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购物 >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十七)

时间:2019-10-29 16:11:47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十七)

第十七章 幽暗之盒

看质感,这应该是是用石头制成的,做功精美至极,上面雕刻着一个忍者模样的人,在那个人周围若人若现的有些丝丝缕缕的东西,应该是忍者所需要的忍术能量。但盒子上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那气体一样的能量,而是在那个忍者身后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忍者,衣着打扮以及姿势都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与在前的忍者超香相反,一个朝左一个朝右。

“这个盒子是?”
  “这个盒子叫做幽暗之盒,是影流的秘宝。世上还有一个光明之盒,与这个盒子相对应。而他们最初的持有者,就是均衡教派的创始人影龙与暗龙兄弟两个。而后光明之盒一直在均衡教主手上世代流传,幽暗之盒便一直在影流之主手上流传。”
  “那现在怎么会在你手上。”
  “这是流主拖我带给你的。”

虽然这只有简单的十个字,却让我心中顿时澎湃起来!依照乌迪尔之言,既然是影流之主命他把这个盒子给我,就意味着影流之主一定活着!而影流之主正是我的父亲!也就是说我很快能见到他了!我能见到我的父亲啦!
  我迫不及待的拿过那个盒子,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我爸爸?!”
乌迪尔仍然是气定神闲,慢慢说道:“这个日期属下还真不好确定,但是少主莫急,到了时候自然会让少主见到的。 ”

比起那漫无目的的等待,这种有了目标却遥遥无期的等待更让人心急。即使已经近在眼前,却无法伸出手去触碰,那感觉实在是折磨的很。就好像一个饥渴难耐的人看见了一杯冰,虽然冰化成水就能解渴,但等待冰化成水的那段时候却是倍受煎熬的。
  但不管怎么说,知道父亲还活着的消息,着实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就知道自己不会是孤儿,但我又是怎么样离奇的去了那个小岛的呢?按照易和乌迪尔所说,我去那个岛以前的记忆好像是被某些人以什么技能封印住了,但究竟是什么人要封印我的记忆呢?封印我的记忆又有什么用处呢?算了,反正易和乌迪尔都已经答应迟早会告诉我,而且反正也等了那么多年,已经近在咫尺了,反而也不在乎多等会了。

我的目光缓缓地落到了幽暗之盒上,见这个盒子的周围仿佛被一圈黑气环绕,仿佛有无限的诱惑力在勾引着我打开他。却又隐隐约约能感受到,这个盒子里面蕴含着的,是极其强大的力量。对,力量,我需要力量保护我的伙伴。如果我有足够的力量,便不会让阿卡丽他们为我担惊受怕了。有了力量,我也不需要乌迪尔和易那样贴身的保护了。

我轻轻的推开幽暗之盒,谁知道刚刚推开一个小缝,那个盒子竟然从里面涌出了极大的气流,弄我的一下没握住,从手上掉了下去。而从那盒子之中飞出来的一团黑幽幽的东西竟然融到了我的影子之中!
  虽然我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了一大跳,但乌迪尔却是见怪不怪,我急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具体怎么回事,属下也不知道。流主告诉我,如果少主能够很轻易的打开这个盒子,并且能够再次合上的话,就说明少主是被选中的人。”
  “被选中的人?”
  “没错,影流众人所需要承受的非常人所能及。只有那些被选中的人才可以有操纵影子的能力。”

听了他的话,我从地上捡起幽暗之盒,却发现无论我怎么使劲都无法合上,难道我不是被盒子选中的人吗?就在这时,我听见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很奇特,但又不是我在均衡教派时候听到的那个。
“你是否愿意付出沉重的代价,获得强大的影之力量?”
我疑惑的看了看乌迪尔,但他却无动于衷,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看来这声音只有我自己能够“听到”。想必一定是我刚刚打开盒子时抛出来的那团黑幽幽的东西发出来的。强大的力量?沉重的代价?这应该就是均衡的所在了吧?若是不付出代价,即使是天才也同样不会有什么能力。

“是的,我愿意。”我心回应道。
“你是否愿意背负起维护瓦罗兰均衡的责任?”
  “我愿意。”
  “你能否发誓自今而后无论发生何事,永远均是影流的一员。”
  “我发誓。”
三个问题问完之后,那个声音继续说道:“现在请讲誓约之血滴入盒中。”
誓约之血?什么是誓约之血?难不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咬破了手执,挤了一滴血到盒子里面。忽的,那团黑幽幽的东西又回到了盒子里,而盒子也很快的合上了。就这样结束了?

“恭喜少主通过成为被选中的一员!”
  “你加入影流的时候也做过相同的事情吗?”
  “我不是说过了?这个盒子时代在影流之主手中相传,如不是需要传递给少主,我又那里有机会碰到。”
  “这么说……难不成?”
  “没错,少主就是下一任影流之主。”
我听后又是一惊:“影……影流之主?你说我是下一任影流之主?我不会听错吧。”
  “没错,少主就是下一任的影流之主!”乌迪尔肯定的说道。
“可……这……我连影子如何操控都不知道,如何成为影流小儿癫痫诊断标准是什么之主啊?”

“说来惭愧,虽然加入影流多年,属下对影子操控却还是半点都武汉那个治疗癫痫不知道。”
  “难不成影流的人不都是会操纵影子的忍者吗?”
  “以前是,哈尔滨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呢现在各式各样的都有。”
  “各式各样?没错,易是个剑圣,他自称是无极剑道唯一的守护者。我的身世和少主说过了。影流之中还值得一提的非影流忍者,是个瞎子——忙僧李青。”
  “瞎子?”
  “他的双眼虽然瞎了,但他却比任何人都能看清楚这个世界。”

我的疑问更多了,父亲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将这么多不同信仰不同身世的人物聚集在一起,并能够驾驭的住。而且影流这个原本的忍者组织,为何要加进来很多非忍者的人?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过人的武艺吗?
  幸好乌迪尔今天没有大说特说的欲望,让我觉得清静了不少。虽然蜥蜴肉的味道并不怎么好,但填饱肚子也还是不成问题的。只是自从那团黑幽幽的回到盒子里面去了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动静和声音了。我时不时会看看自己的影子,并没有什么异样,看看双手,也同样正常的很,难不成这盒子只是个形式或是仪式而已?

算算时间,应该是我来这个岛上的第三天了,明天中午就要检验我们的成果了,如果赶不回去恐怕就无法成为下忍了!虽然乌迪尔说我是下代影流之主,可我一直觉得这事太不靠谱,也就没多想什么。毕竟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在今天中午前赶到那个集合地点。
  乌迪尔自然是不方便与我前去,故而给我指了指方向后,便带着幽暗之盒离开了。而我自然是顺着那个方向急速的奔跑。说起来虽然不知道那团黑幽幽对我做了什么,但最起码起到了心理作用,让我有了更多的自信。看看日头,大约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到十二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定能赶上。

然而事情总不会如我意料的那样顺利,正当我赶路的时候,赶到肩头附近有极高的热度,于是我本能的扑到在了地上,回头看去,三只蜥蜴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我一个侧翻躲过了一记火球,抽出忍刀。
  三只蜥蜴自然是没有退却的意思,一齐向我扑了过来。因为之前吃过亏,所以我知道对付这硬壳蜥蜴的时候,绝对不能手软,一定要做到一击毙命。本想一记却邪先解决掉离我最近的一只,却没想到,那只蜥蜴的壳极其坚硬,一招上去除了个刀印外,并没有造成伤害。但那蜥蜴却好像被激怒了一般,疯了一样向我冲来。

我突然想起乌迪尔昨天对我说过,对付这种硬壳蜥蜴要攻击他柔软的腹部和颈部。但我哪里有乌迪尔一样的神力?怎么可能像他一样将这玩意翻过去呢?“嗖”的一声,又是一个火球从我身旁飞过。好在这火球释放需要不短的时间,不然我这未来的影流之主不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忽的,我心生一计,既然这两只家伙跟的我这么紧,那只蜥蜴的火球也没有那么准,我为何不引诱他们被那火球击中呢?于是乎,我立刻又是一个侧翻,径直向那发射火球的蜥蜴跑去,后面两只自然是在我身后追赶。

蜥蜴狰狞的脸上没有表情,若是有的话,现在肯定是一脸笑意,笑我这个猎物竟然自己冲上前去送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火球飞来,我立刻侧翻到了一旁。火球正中我身后的硬壳蜥蜴,顿时那蜥蜴的头就燃烧了起来!奏效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火属性还会被同类的火球烧着,但至少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但愿剩下的两只蜥蜴没有那么高的战斗智商,带我解决掉另一只硬壳蜥蜴后,那只发射火球的蜥蜴定然是手到擒来了。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安徽在哪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