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6

时间:2019-10-29 17:05:48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II 6

第六章 平安前夕
<艾欧尼亚·均衡教派·内部>
阿卡丽恢复的很快,十分钟后再次正常健康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师兄自己回继续修炼吧,我已经恢复好了。"阿卡丽捋了一下凌乱的长发,面色冰冷。伊泽瑞尔几度以为这个女孩有面瘫,直到在雪地之中的遭遇他才明白,再厚重的躯壳下面也有脆弱的心。
"如果休息好了,就继续训练,要给后生榜样。"凯南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坐在医药柜上扫视着众人,"不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警惕,影流随时会归来。"
阿卡丽有些沉默,提到那次血的教训,所有存活下来的弟子心中无不都是畏惧和胆寒。那些在暗影中伺机而动的武士,杀死了每个视野以内的人,包括均衡教主。被仇恨和嫉妒充盈内心的劫,不知什么时候将会再次对脆弱的均衡展开攻势。
"我跟阿卡丽一起吧。"伊泽瑞尔有些不自然的把盒饭的饭盒丢进垃圾桶,反正在这里无聊,正好可以借此机会问问阿卡丽找他的意义何在。"哼。"阿卡丽虽然不情愿,但是只得默认。
"那伊泽先生就监督一下阿卡丽的训练吧。"凯南体内运气,瞬间速度提升,如同一道闪电一般离开了房间。慎鞠躬,转身离去。阿卡丽则不慌不忙的把病服脱下,露出里面的黑色紧身衣,姣好的身材被勒得凹凸有致:"伊泽瑞尔,上半身穿一件病服成何体统?换一件和下半身皮裤配套一点的吧。"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传送的时候,忘了穿回自己的衣服!


<艾欧尼亚·均衡教派·竹林>
"你们都这么剽悍?"伊泽瑞尔看的目瞪口呆,阿卡丽用修长的双腿钩住脆弱的竹竿,身子倒吊在空中,原本长到膝盖的黑发因为重力拖到了地上。一排亮晶晶的针板就在下方,只要阿卡丽稍微一不注意,就会被扎得头破血流。此时的她还在绷紧腹肌,然后努力的把自己向上带去,就像做着仰卧起坐。但是这是非常消耗体力的,没一会,阿卡丽的汗水就将身下的土地染湿。
"38……39……40……"阿卡丽脸憋得涨红,她咬紧牙关,甚至小腹都开始麻木了。即使这是冬天,她也感受不到冷,滚滚热意和倦意袭来。
"坚持不了就算了,慢慢来。"伊泽瑞尔看着都心疼,凯南竟然要求阿卡丽连续做200个!并且还是在她身体虚弱的时候,伊泽瑞尔不禁怜香惜玉起来。
"不行!"阿卡丽突然情绪激动起来,"我……不能放弃,我要……"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双腿一滑,险些掉在钉板上。伊泽瑞尔下意识的上前抱住下坠的阿卡丽,想把她抱下来。"不要……"阿卡丽无力的挣扎着,伊泽瑞尔根本就不听她的,将她放在地上。"我们先把其他项目做了来好吗 ?钉板把你的脸刺破了,怎么行啊。"伊泽瑞尔递给她一杯水,但是阿卡丽已经虚脱的动不了了。

不知不觉,伊泽瑞尔已经陪伴阿卡丽一个月了。她老是不告诉伊泽瑞尔为什么要让他来,所谓灾,也不告诉他。作为探险家的他在这个竹林里异常无聊,三月下旬已经到了,自己还在这里呆着。此时他想起了阿狸,不知道在没有自己的日子里好不好过。
"想什么呢,今天的训练项目是登山。"阿卡丽指了指那座沐浴在暮光之中的山峰,"暮光之峰,海拔2000米,要求是在一天之内回来。"
"我还要陪你啊……"伊泽瑞尔有些不情愿,但是想着之前阿卡丽几次因为过度累而晕厥,他只好改口,"好吧。"
"我要背这个50公斤的背包。"阿卡丽被这个铁包压得脊背弯曲,"你把我的镰刀带上。"她把精致的镰刀递给伊泽瑞尔,后者只好接过,"跟上!"阿卡丽吃力的跑了起来,伊泽瑞尔只好陪着她,跑上弯弯曲曲的上山小路。

<艾欧尼亚·均衡教派·暮光之峰>
阿卡丽已经跑到了半山腰,不过时间充沛,她有的是时间休息。于是她便慢了下来,缓缓步行。伊泽瑞尔蹲在一边,手上采满了蒲公英。"你干什么?"阿卡丽冷冷的问,她对这个男孩所做的一切都感兴趣。"一个女孩子喜欢这个花。"伊泽瑞尔笑道,阿狸对索拉卡花圃中的花异常喜爱,而那亲近自然的花,和这蒲公英甚是相似,"我想采几朵,等她回来的时候给她。"
阿卡丽抿唇,好似想起了什么:"花期不长,采了没用。"
昆明看癫痫费用;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 />"没关系!"伊泽瑞尔向后一退,但是脚下并不坚硬的土地瞬间裂开,他掉进了下面的沟壑!蒲公英散落在空中,种子被风吹向远方。
"笨蛋!"阿卡丽取下背上的重包,捡起镰刀向那条深壑看去,"还活着吗?"
回答她的,只有回音。

"该死,等我!"阿卡丽转身准备去找工具,但是下一秒,她愣住了。手上的双镰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巨大的恐惧密密麻麻的从脚底开始,一直涌向头顶,但是已经怕得绵薄无力的她,无法逃走,像是被定身似的。密集的鼓点声如同细雨击打一般进入阿卡丽的耳朵。
面前,是一个高大的男子,在不远处静静的站立。狰狞的面具在疏条交印下发出冷光。
"过来。"
阿卡丽颤抖着双腿,缓缓走过去。这不是她的意志!但是身体还是向那个男人移去。
"放过我……"
阿卡丽艰难的发出模糊的音节,她感到呼吸困难。
"劫……"
"你刚刚说什么。"劫毫无情绪波动。"放过我……"阿卡丽咬唇,疲软的双腿仍然向劫移动着,"主……人……"

"好,闭嘴。"劫搂过面前的阿卡丽,把她搂在怀里,"好久不见,我想你了。"
阿卡丽说不出话,但是泪水止不住的流出。她的精神接近崩溃。
"哭什么,难道是看见我很激动?"劫死死捏住阿卡丽的下巴,逼迫她抬头。清晰的泪痕挂在脸上,一向面色不改的阿卡丽,此时就像一个受惊的小动物一般,身体不断的颤抖。她能感受到自己腰间冰凉的刀器,正在摩挲着她的衣料。
劫取下面具,一张挂着邪笑的脸露了出来,仍旧清秀的脸庞没了少年时天真的模样。他吻住了阿卡丽的唇,后者的眼睛中流露出了悲伤,但是身体却动不了,只能任由劫摆布。
树荫轻微的变化了一个位置,阿卡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动不了。依稀记得曾经劫对她的诅咒,导致现在这个模样。劫在她身边,轻抚她柔美的腰际,突然靠近,迅速的低语几句。阿卡丽的脸色越发苍白,但是她还是不能说一句话。
最终,劫潜入了暗影之中,阿卡丽如释重负,跪在了地上。

阿卡丽渐渐回过神来,想起了还在沟壑里面的伊泽瑞尔。她赶紧抓起镰刀,赶紧跑向那个沟壑。但是除了一只大雁飞过以外,没有任何回响。
"不要……难道我一辈子就要归属于劫的东西吗?"阿卡丽绝望的坐了下来,手深深的嵌入发中,"不要死啊……"
劫在她耳边低语的是:杀掉伊泽瑞尔。
但是现在只有他才能救她!
"嘿……我把你衣服弄坏了,没事吧。"一只血淋淋的手搭在阿卡丽的肩上,她猛然转过头,看见了鲜血直流的伊泽瑞尔,"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我……"
"我以为你死了!"阿卡丽激动的抱住伊泽瑞尔,伤心的哭起来。"擦伤而已,谁叫你们老是种什么针叶植物。"伊泽瑞尔靠在阿卡丽肩上,他实在有些脱力。
"走,回去。"阿卡丽想背起伊泽瑞尔,但是后者制止了她。"额,我能走。"

<艾欧尼亚·均衡教派·竹林>

沉默了很久,伊泽瑞尔感到意外的紧张。阿卡丽像是失了魂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只好在那里尴尬的绑绷带。
"伊泽瑞尔……"阿卡丽有气无力喊道。伊泽瑞尔转头,疑惑的看着她。"你不是问我,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对呀……"伊泽瑞尔看见阿卡丽表情有些奇怪,不对,是均衡教派的所有人都很奇怪,"怎么了?"
"劫,他回来了……他在我的身体里面种下了诅咒印记……我会受他的控制……请救救我……"阿卡丽抓住伊泽瑞尔抹了药膏的手,疼得他一阵抽搐。"放开爪子!疼!"
"抱歉。"阿卡丽放开伊泽瑞尔。
"你为什么选我?"伊泽瑞尔不解。
"控制的那块石头,在我的左心室内。"阿卡丽皱眉,"只有奥术的光波才能平滑的切割开人类的身体,我想让你帮我……"
"左心室?我没经验啊!"伊泽瑞尔最多只是对下面的研究很多,对于这种手术,他还真的一头雾水,瑞兹也没有告诉过他,奥术能够切割人体……但是阿卡丽却毫不在意,她现在只想摆脱控制:"如果我再这样,均衡就真的毁灭了。"
黄冈专治癫痫病医院"那?"伊泽瑞尔手上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奥术利刃,阿卡丽心领神会,坐在床上,开始脱衣。
薄薄的月光泼洒在竹林的小屋中,月下的美人拨开胸衣的后扣,绿色的丝质忍服顺着光滑的肩膀滑下,一对洁白的乳®峰得到解脱,轻轻的弹了出来。曼妙的腰肢下面是褪到一半的忍服,阿卡丽觉得够了,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但是伊泽瑞尔根本把持不住,眼睛都看的充血了。
"你能不能别这么开放啊!我还能不能正常的做手术了?"
"恩,这样你方便一点。"阿卡丽有些脸红,但是她不得不这样,"你快一点吧。"
"额,来了,很痛忍一忍。"伊泽瑞尔深吸一口气,将光芒四溢的手插入了阿卡丽的胸膛。


<艾欧尼亚·市中心·第一号高级监狱>
泰隆脸上的血液已经凝结了。
他被囚禁了接近两个月。艾欧尼亚人对他严刑拷打,想套出情报。但是他守口如瓶,成为了第一监狱中最顽强的囚徒,所有人拿他无可奈何。当他的被放进铁娘子之后,就没人管他了,这是唯一一个在所有刑罚里面一声不吭的人,连进入如此恐怖的刑具还无动于衷,人们甚至怀疑他已经死了。
但泰隆躺在里面,正在思考对策。大腿,肋骨,小腹,胸口,膑骨,都被一一贯穿。他知道他不能叫,出声即会浪费体力。但是生命力正在迅速的流失,再坚强的身体也会渐渐冰凉。保持思维清晰已经是极限了。
大小姐……锐雯……将军……好多好多的人……我对不起他们……
泰隆意识模糊起来,听见一声锁落声,然后感觉铁娘子的尖刺正从身体里面缓缓抽出,血止不住的喷涌,吐出一口快要凝结的血块。
"……"泰隆被血块堵住了嗓子,发不出声音。

"还活着吗?你可是一个坚强的孩子。"迦娜伸出洁白的手,清风将泰隆托起,"祖安方面要求我带回你的尸体,供他们研究。"迦娜捂嘴笑起来,"看来不行了呢,那些科学家估计要气死。艾欧尼亚人一点也不残忍啊,还给你睡棺材呢。"
血液已经聚集了一地。
"哎呀,死了可不好,我可不想背这种恶心的尸体。"迦娜法杖光芒大胜,身边爆发出一阵狂风,"抱歉太入戏了,把你害成这样。"
复苏季风笼罩了整个艾欧尼亚,好像春天回归了。
估计艾欧尼亚的人,包括卡尔玛都不知道,其实自己的老师,是一个祖安间谍。


<艾欧尼亚·均衡教派·竹林>
"哪里是心脏啊……"伊泽瑞尔在阿卡丽的身体里胡乱的抓着。阿卡丽脸色惨白,冷汗直冒,她太佩服伊泽瑞尔的智商了,这样下去自己会流血而死。最终,伊泽瑞尔抓住了她的心脏,抠出了里面的一块如墨的石头,上面全是血液:"太棒了!我成功了!"
阿卡丽一下子倒了下去,血液流了一地。
"喂,你怎么不告诉我剖心会死啊!"伊泽瑞尔被吓得一下愣了,阿卡丽估计已经死了……
一阵飓风卷来,阿卡丽的伤口缓缓愈合。伊泽瑞尔完全不敢相信,面前好似一具尸体的阿卡丽复活过来,但是血液还是在她的胸口留下了印记。"好了?"阿卡丽抚摸着自己的胸口。"恩。"伊泽瑞尔愣愣的看着面前赤裸的阿卡丽,手上还在滴血,滴答滴答的十分恐怖。伊泽瑞尔没想到,远处迦娜的复苏季风,竟然阴差阳错的救了阿卡丽一命……
"终于……"阿卡丽披上一件黄色忍服,"摆脱了他……"


<艾欧尼亚·市中心·会议大厅>
全然不知危险的卡尔玛还在摆兵部将,但是诺克萨斯的平静让她也很放松,危机的味道她一点也没有体验出来。艾瑞丽娅被遣往追杀亚索的路上,那个刺杀长老逃逸半年的家伙,该惩治一下了。
卡尔玛小啜一口清茶,回想起了之前一个女人在街边摆摊,告诉她自己会被至亲之人背叛。她的茶,就十分苦涩。
怎么可能。卡尔玛无奈的笑道,只要索拉卡大人在,艾欧尼亚就不会倒下。
"卡尔玛上校在吗?"门外响起清脆的声音,卡尔玛收起地图,坐回沙发,"进来吧,拉克丝军士。"
拉克丝推门而入,她的伤已经痊愈了,现在的光辉女郎精神很好。
"德玛西亚方面表示,没有战争,我将归往。"拉克丝耸肩。
"恩,请告诉嘉文国王,艾欧尼亚的人民永远感谢你们。"卡尔玛鞠躬,"艾欧尼亚的海港为你们备船,随时启程。"
"谢谢,祝下次合作愉快。"拉克丝推门离去。


番外--大小姐的日常
卡特大小姐在课堂上是非常令人羡慕的。身后帅气的家臣,让每个女孩尖叫。不过当她们看见那个家臣给卡特大小姐擦鞋的时候,就三观尽毁了。
"泰隆,给我点烟。"
"大小姐,抽烟不好。"
"谁告诉你我要抽的?"卡特琳娜居高临下的瞟着最底层的那个人,"扔他!"
"这样做真的好吗,大小姐考虑过克卡奥家族的名誉吗?"
"仗势欺人最可恶了,那天我还看见他在欺负一个女孩子!"卡特琳娜十分气愤泰隆的态度,"你不愿意帮我,我自己去。"瞬步白光一闪,泰隆愣了一下,下面发出惨叫。他取出通讯器,给医院拨通了电话:"喂?军医?这里是第三区的诺克萨斯私立学校,有人受伤,再不来估计可以准备后事了。"
当然,这种事情是要罚的,因为她打的是达克威尔家族的大少爷。
老师便罚他们在学院里打扫三天清洁。不过关重做。
果不其然,大小姐真的重做了。
"擦,那帮学生会的!"卡特琳娜愤怒的把扫把折成两段。
"小姐不能骂脏话,不能损害公物。还有,您为什么这么笃定呢?"泰隆默默的把破碎的扫把扫到一边。

"我开始也是学生会的,这些家伙只会鸡蛋里面挑骨头!我看不过,所以退出了!"卡特琳娜敏捷的爬上一棵树,坐在树叉上面玩起了秋千,全然不顾自己还穿着校裙。
"您是被剔出来的吧……"泰隆清洁着器械,"风纪委员说您的学分已经快负了。"
"学分怎么了?克卡奥家族从不需要学分!"卡特琳娜被泰隆的一番教导说得俏脸涨红,她想都没想就反驳回去,以至于泰隆又有一番说辞了:"在以前,大将军和二小姐学分在班上都是数一数二的,现在都毕业了,您还在让我陪读。"


"什么意思!"卡特大小姐被激怒了,但是泰隆还在不慌不忙的理论:"谋杀亲夫可是不好的,毕竟达克威尔少爷还是爱你的。"
"我才不嫁给那个混蛋!"卡特琳娜冷哼一声。
"您总不可能孤独一生吧。"泰隆失笑。
"我喜欢你,行了吧!我嫁给你,算是给你一个好归属!"卡特琳娜俯瞰泰隆,脸上高傲的不可一世。
"大小姐最喜欢拿我开玩笑了,我比您大十岁,将军大人知道了会不高兴的。"泰隆倒也坦然,把垃圾打包成一袋,准备扔出去。"哦,对了,小姐,愚人节快乐。"
"呵呵……"
泰隆渐渐走远,卡特琳娜的眼泪也流了出来,模糊了夕阳的界限。
蠢货家仆,谁和你开玩笑啊!
卡特琳娜缩成一团,轻轻抽噎。

"真是的……大小姐什么的最麻烦了。"泰隆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上了这颗树,双眸相对,卡特大小姐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眼圈还是红肿的……"别哭了,乖,我们回去。"泰隆抱起卡特琳娜,从树梢越下,轻稳落地,"恕对大小姐的不敬。"
"哼,回去就回去!"卡特琳娜霸道的勾住泰隆的脖子,"以后你就是我的专属了!"
"大小姐愚人节快乐啊……"
"谁让老娘过愚人节,我让他过清明节!!!"
泰隆听出了意思,索性闭嘴不再回答了。
天的另一边。
"呐,又是一个傲娇的妹子。"女孩看着镜子中的两人,笑了起来。
"女神大人,您看好他们吗?"伊丽莎微笑。
"呜。"女孩瘪嘴,"阿施塔特不喜欢嘛……"
"现在只有您没有继承人了。"伊丽莎吸了一口烟,瞟眼望向她,"您不考虑一下伊泽瑞尔吗?"
"看情况。"阿施塔特收回镜子,"这种花心又不臣服于繁衍之下的男孩,我不太喜欢啊……"


<艾欧尼亚·均衡教派·竹林>
"为什么劫要这么做,你们小时候……"
"劫……"阿卡丽咬唇,仿佛不愿回忆,微风吹来,阿卡丽感到后背一阵冰凉,就像回到了当年,"外界都说是劫杀死了慎的父亲,事实也的确如此,劫非常讨厌慎,因为每次长老都只会夸奖慎但是慎在按例比武的时候却放水。某一天,劫多年的隐忍终于爆发…… 他来到了均衡教派的密室,偷走暗影力量的盒子,并且杀掉长老。在那天,他还在我的身体里面埋下这个东西,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黑龙江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同门凄厉的哭喊,慎绝望的表情……仿佛一切都历历在目。阿卡丽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在这一天,她脸上冰冷的面具碎裂,露出了原本脆弱的一面。
"摸头不哭,乖啊。"伊泽瑞尔轻轻环住阿卡丽,换在以往,后者肯定一镰刀插在他头上,但是现在,无助的女孩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像是落叶,也需要归根一般。

(未完待续)

------分隔线----------------------------